毛国瑶《靖应鵾藏钞本《红楼梦》发现的经过》

靖应鵾藏钞本《红楼梦》发现的经过

毛 国 瑶

自从一九六四年靖应鵾旧藏钞本《红楼梦》批语传出以来,已近二十年。这个抄本早已亡失,红学界的看法不尽一致,且产生种种传说与误解,本文除谈谈靖本的发现经过与有关情况外,还对靖本的有关批语作一些论折。对靖本的批语,我以前写过一篇短文,刊于南京师范学院编印的《红楼梦版本论丛》,已经说过的,本文就不再涉及。

一九五九年夏,我在靖应鵾同志家得见这部带批语的抄本。那时我对《红楼梦》的版本和脂批等情况尚无所知,因我家里有一部有正书局石印戚寥生序八十回大字本,见到靖藏抄本上也有大量的批语,有的与有正本的相同,有些却为有正本所没有的,遂引起我的兴趣。经向靖应鵾同志借回对看,为了将有正本所短缺的批语补齐;乃逐条抄录,并注明眉批或回前、回后批。当时对抄本的正文未加校对,今天回忆,两本文字比较接近,似无很大差异。由于注意力仅集中于批语,故对正文就没有留心,现已全无印象,但在一九六四年与俞平伯、周汝昌等通信时,尚记得抄本《红楼梦》曲子中有“箕裘颓堕皆荣玉”之文与有正本异,第三回“西江月”作“富贷不知乐业,贫时那耐凄凉”,亦与有正本异,都已告俞、周两先生。

上一页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页